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百九十章 规矩(第二更求月票)

第一百九十章 规矩(第二更求月票)


  看着九阿哥眼睛闪烁,舒舒哪有不明白的?

  这是憋着坏呢。

  之前的事情,怀疑索额图是幕后黑手,也心里对太子生了嫌隙。

  她是又好气又好笑:“爷,想想皇上……爷的小心思连我都瞒不过,还能瞒过皇上?”

  上眼药这种方式,只是小道。

  能不能有功效,不是看眼药上得好不好,是看双方的分量的悬殊。

  在康熙这个审判者眼中,内务府的奴才加起来,也比不得九阿哥金贵。

  这天平自然就倾斜了。

  若是天平另一端,换上太子,那就是另一个局面。

  九阿哥沉默了,好一会儿才嘟囔道:“就这样白忍了?即便太子不是主使,也不无辜,是他们为非作歹的靠山……”

  他原本的打算,就是毓庆宫的日常供应不仅不克扣,反而要增加,比照御用的来。

  如此一次两次的,汗阿玛心里会怎么想?

  现在被舒舒提醒,他晓得不好用这个法子。

  舒舒想了想,起身取了一张纸递给九阿哥。

  上面有一道墨迹。

  “爷能不能帮我想个法子,将这个墨迹去了?”

  舒舒颇为认真的请求。

  九阿哥看着,不解道:“这还能去了?就算是装裱师傅,揭纸的,下头也有痕迹吧……”

  舒舒道:“不清除的话,那要是遮掩呢?”

  “啊?那不是越描越黑?这就不是能找补的事儿……”

  九阿哥面上露出怪异:“才半天没见,你怎么变笨了,这都想不明白……”

  说着,他带了不放心,伸出手来摸舒舒的额头:“也没发烧啊,怎么就糊涂……”

  舒舒气恼,抓了九阿哥的手就咬了一下:“爷才糊涂了?都忘了我是‘常有理’了,这不就是告诉爷道理……凡事做过就有痕迹,越是找补,漏洞越大……”

  九阿哥讪讪,不情不愿地点头:“好吧,好吧,都听你的,要不然你又要掰扯……”

  舒舒递给他另外一个小册子:“爷要是不知从哪里入手,就试试这个……”

  至于内务府的主要矛盾,不宜激化。

  否则对自家没有什么好处。

  现在康熙是恼着,或者让九阿哥接手,是想要好好整治一番。

  可他要是改了主意,想要重新宽厚,那九阿哥的整治就成了“苛严”,处理不当。

  为了招显他的仁慈,说不得就拿九阿哥祭旗。

  九阿哥接过来看来,脸上露出惊诧:“这个要交到内务府?”

  这是在蒙古卖药丸的计划书。

  舒舒笑了。

  九阿哥昨日的沮丧怨愤,她还记在心中,今日的喜悦也弥足珍贵。

  她能劝七福晋换个想法,自然也会另辟蹊径,想要帮九阿哥避开内务府改革困局。

  “爷已经是内务府总管,咱们的格局就要大气些……左右咱们也没有外债,不缺吃不缺穿的,就用这个换爷在内务府安身立足也不亏……”

  舒舒笑盈盈地说道。

  九阿哥拉着舒舒的手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  他之前算过帐,自然晓得这利润的丰厚。

  他有些舍不得。

  不是这条财路,而是自己与舒舒两人一起怎么控制成本、核算利润,一点点完善计划的心力。

  “大家都等着爷去行雷霆之怒,爷反倒送银子过去,他们会觉得爷怂了……”

  九阿哥还是嘴硬。

  舒舒劝道:“重罚了一遍又如何呢?到时候新补上的人手,依旧是这些人的子侄……到时候反而爷要小心,举目皆敌……见贤思齐,只跟着皇上行事就是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,她压低音量:“皇上怎么治八旗,爷就照着模子治内务府三旗,指定错不了……”

  九阿哥点点头,道:“那今天也不去找汗阿玛,不能这样上赶子,好像谁稀罕当总管似的……明后天在汗阿玛跟前,爷装作无意提起来就是……”

  看着他这傲娇模样,舒舒自然没有什么意见,只道:“七爷那边,要不要送一份礼?”

  九阿哥摇摇头:“不用郑重其事的,要不然倒像是讨回礼似的……上回不是做了不少蜂蜜芝麻丸,我记得老七也爱吃甜的,回头给他送两盒就行……”

  舒舒有些意外,实在没有看出来七阿哥是个爱吃甜的,倒是与七福晋能吃到一块儿去。

  她叫小棠去准备蜂蜜芝麻丸,又吩咐着:“将拔丝白果与鸡蛋糕的菜谱也写了,放里面……”

  这里的鸡蛋糕不是蒸的,而是煎出来的,类似玉子烧的那种,加了奶与糖,之前十三阿哥点的就是这个。

  小棠下去准备了。

  屋子里气氛正好,舒舒可没有忘记晚上还要回话。

  婆婆那边,还有个倒计时。

  “到底怎么跟娘娘说呢,我也不会扯谎,又不好实话实说……”

  舒舒很是为难,信赖的看着九阿哥。

  九阿哥想了想,起身道:“算了,这话传来传去的也容易生事,瞒也瞒不住,还是爷走一遭……有喜事冲着,加上五哥那里确实见好些,娘娘也不用那么担心……”

  舒舒跟着出来,不忘了小声提醒道:“要是娘娘恼了,有什么说到我身上,爷记得千万千万别顶着,听着就是了……”

  九阿哥笑着说道:“你又想多了,好好的,怪你做什么?好好眯着,等爷回来……”

  说完,他带了何玉柱出去。

  舒舒返回屋子里,看到小几上的册子拍了下额头。

  真是糊涂了,这个居然没叫九阿哥拿着……

  *

  行在,宜妃起居处。

  晚膳摆了大半个时辰,桌子上膳食几乎没动。

  香兰在旁,不放心道:“主子多少用些……要是熬坏了身体,五爷也愧疚……奴才打听的真真切切的,五爷没有大碍……”

  宜妃点点头,拿起一个牛奶小馒头,味同嚼蜡似的,干噎了进去,才恨恨道:“这一个两个的,都是讨债的,好好的没个太平日子……”

  “五福晋温和,九福晋仔细,两人都是贤惠人,有她们跟着阿哥爷,主子就放心吧……”

  香兰继续劝着。

  宜妃点点头。

  五福晋总算不是个木头人,这日子也回转过来。

  舒舒那里……

  宜妃心情略有些微妙。

  不是不喜欢。

  她自己就是个聪明人,自然能看出舒舒也是个聪明人。

  如此行事周全,与儿子互补处处都好,就是人才比太子妃与大福晋也不差什么。

  作为皇子阿哥,平庸些不是坏处。

  规规矩矩的,才能长长久久的平安下去。

  皇子福晋,顶好也是如此。

  她正想着,就听到外头有动静。

  九阿哥到了。

  宜妃马上站了起来,迎了上去:“你五哥的伤如何了?好些了没有?”

  九阿哥一愣,随即点点头道:“好些了,儿子中午时去过,太医也在,没有化脓,愈合的不错……”

  宜妃抚着胸口:“谢天谢地!”

  她松了一口气,依然问道:“吃的怎么样?睡得安不安稳?你五哥最怕疼,你嫂子照顾的可精心?”

  九阿哥道:“看着都还好,没听说有什么不妥当……”

  “看着?听说?”

  宜妃瞪着九阿哥,有些恼:“你怎么当弟弟的?就不能多上上心,多去照顾照顾?”

  九阿哥兴致勃勃而来,眼下神色有些僵硬。

  好一会儿,他点点头:“是儿子错了……”

  宜妃看出他不情不愿的样子,也是恼了:“这是给谁脸色看?你倒是胆子越发大了,什么事情都敢瞒着我?这一回还好,得天之幸,没有危急性命,要是有个万一……”

  说着,她也哽咽起来。

  到底是身上掉下来的肉,就算是强行振作,她心里早已经是火烧火燎。

  九阿哥原本有些不高兴,眼下见了她流泪,顾不得自己心情,好声劝道:“就是因为不是涉及到性命攸关,就想着等过两天伤口好些再说,要不然的话怎么办呢?告诉额娘,只瞒着太后那边也说不过去……可是都告诉了,太后上了春秋……”

  宜妃当然也明白道理是这个道理,可依旧憋闷的不行,埋怨道:“你们一个一个都大了,都有主意了……”

  九阿哥默默,突然觉得没有意思起来。

  宜妃依旧惦记着五阿哥,继续询问:“你五哥明天留下,他们两个人怎么好?万一有什么照顾不到的地方,你五嫂一个女人也不方便,你去跟皇上说,也留下来照顾你五哥……”

  这不是商量的口气,而是直接命令。

  九阿哥看着宜妃,半响都说不出话来。

  宜妃见状,就有些烦躁:“你不想留下照顾你五哥?为什么?年年都有的行围,跟在皇上身边挣体面,比照顾你五哥都重要?”

  九阿哥摇着头,道:“不是因为这个……”

  宜妃脸色沉了下来,道:“那是为什么?为了十阿哥和十三阿哥?你倒是做了一个好哥哥,就不能发发慈悲,也做一回好弟弟……你五哥正是需要人的时候,你不帮上一把什么时候帮?之前你五哥怎么待你的?”

  九阿哥听不下去,站起身来:“不是儿子不帮,是儿子身上有差事……”

  宜妃面上露出失望来:“什么差事?换着法子从蒙古人手中抠钱?你以前也不这样啊,这是跟谁学的臭毛病?”

  九阿哥听着这话,是将舒舒也迁怒在内,想要回嘴,想起舒舒的嘱咐,有些茫然。

  娘娘好像也变得陌生了。

  或许是,自己从没有真正了解过娘娘……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11586752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