乐文小说网 > 我的公公叫康熙 > 第一百九十七章 贡品(三更求月票)

第一百九十七章 贡品(三更求月票)


  九阿哥好奇的不行:“那汗阿玛平日,好像不曾提这些……”

  康熙郑重道:“农为国本,历朝历代,重商都不是好事……

  况且商人无德,不好管辖,官商勾结的还少么?但凡朕露出半点偏重,上行下效,地方就失了安稳……

  以你这芝麻丸为例,若是放开买卖,材料肯定要用的多,到时候芝麻与蜂蜜的价格上涨,农民见识不足,贪图小利,舍了粮食去种芝麻,去养蜂……

  可卖的人多了,采购原料的价格就低了,商人重利,尤其心黑……

  亩产有限,卖出芝麻的钱不够买口粮的,小民百姓就经不住,借贷度日,利息高了,只能卖地,到时候失去营生,要么卖身为奴,要么成为流民……”

  九阿哥之前只是喜欢经济事,觉得买卖很有趣。

  似乎有什么规律,不是单单的买低卖高。

  他从没有从国民生计上思考过商贾事的影响。

  他垂着手认真听了,露出羞愧来:“是儿子想的浅了……”

  康熙想了想道:“等到回京,你好好读读《资治通鉴》,将其中《汉纪》抄几遍,看看商贾是怎么害民祸国,‘商贾大者积贮倍息,小者坐列贩卖,操其奇赢,日游都市,乘上之急,所卖必倍’……”

  九阿哥不由咋舌:“商贾不是四民之末,怎敢如此猖獗?”

  “哼!史书上历历在目,之前白看了?”

  康熙看着九阿哥不顺眼,打小就看闲书,正经学问半点不上心。

  九阿哥带了几分讨好:“等儿子回京,肯定好好抄一遍……”

  至于几遍,就算了。

  都从上书房出来,还整天抄书烦不烦。

  康熙懒得与他计较这些小滑头,摆摆手道:“下去吧,明日行围,还要赐宴,不可出了纰漏……”

  九阿哥收了笑,郑重应了。

  明日八旗行围,黑龙江将军、宁古塔将军来朝。

  明日有个小宴,赐宴给行围的宗室王公、八旗将领与两位将军。

  至于抑商之事,九阿哥心中还有其他意见。

  商贾不像民人百姓那样居住一地,走南闯北,是不好约束。

  可是越是如此,才越是应该制定政策,将他们管辖起来。

  增加税收与监管,将他们笼在朝廷的法度之下,而不是自欺欺人的无视或打压。

  眼下这样,看似商人没有权利。

  可是通过“官商勾结”,他们已经在染指权利。

  舒舒这里,已经安置下来。

  小小的院子,正房三间,东西厢房与倒座房各两间。

  主仆们都能安置下来,小棠她们也不用再去住内务府的营帐。

  九阿哥回来,见了舒舒,就提起《资治通鉴》,说了《汉纪》商贾那一段。

  舒舒仔细想了想道:“这前面是比着农民来的,商贾行事确实有为人诟病之处……只是货通南北,也不乏有益国民生计之处……租店铺、雇工、货物运输……这其中应该是一门大学问……”

  九阿哥听得津津有味,点头符合道:“就是这个道理,哪里能只看到坏处呢?不说别的,就说繁华之地,商业都繁茂,这就值得好好琢磨……”

  夫妻正说着话,院子里就有了动静。

  “九哥,九哥……”

  十阿哥人未至,声先闻。

  十三阿哥也跟在后头。

  两人早打发人盯着这边院子,因此九阿哥一回来,就迫不及待的过来。

  九阿哥安坐不动,扬声道:“行了,行了,别粘牙了,快进来……”

  舒舒笑吟吟起身。

  十阿哥与十三阿哥昂首挺胸地进来。

  原来两人身上都披甲。

  十阿哥是正红旗制式,十三阿哥是正蓝旗制式。

  九阿哥看了眼红,站起身来,围着两人转了两圈,坐了回去,轻哼道:“就是一个行围,至于么?装模作势的……”

  十阿哥指了指身上,对九阿哥挑挑眉,道:“九哥看着这个,就不想想别的?”

  九阿哥看了好几眼:“怎么了?绣花了?看不出来啊……”

  十阿哥无奈地叹气,望向舒舒:“九嫂您说说……”

  舒舒看着十阿哥与十三阿哥这穿戴,有了猜测。

  昨日因为有九阿哥署理内务府的事情在前,十阿哥、十三阿哥掌旗行围就成了小事,没有细问究竟。

  眼见着十阿哥这穿戴,舒舒若有所思道:“皇上心中,怕是定下十弟的旗籍了……”

  “啊?”

  九阿哥一下子跳起来:“老十……正红旗?!那爷呢?”

  十阿哥还在他后头,要是十阿哥的旗籍拟了,那自己的呢?

  正红旗?

  还是正蓝旗?

  “到底一个旗,分几个皇子?”

  九阿哥有些摸不准。

  舒舒则有些心动。

  要是九阿哥封入正红旗呢?

  随即,想着康熙的端水习惯,舒舒又觉得不用多想。

  九阿哥已经心里长草:“那爷是正红旗,还是正蓝旗?”

  老大、老三是已经入了旗的,镶蓝旗。

  五哥与老七前几日行围,掌镶白旗,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。

  老四在两旗之间,应该镶白旗的可能性更大些。

  因为涉及到人口分配,镶蓝旗已经是两个郡王。

  自己多半是正蓝旗……

  九阿哥之前还觉得无所谓,现在不乐意了。

  他看了眼十阿哥,又看了眼舒舒:“爷也想入正红旗,能不能想想法子?”

  舒舒与十阿哥对视一眼,两人都带了无奈。

  十阿哥小声说道:“汗阿玛素来乾纲独断,皇子入旗的分派,怕是早就打算好了的……况且分封皇子入旗,还要考虑该旗王公……”

  正红旗与正蓝旗还不同。

  正红旗有和硕亲王、多罗郡王,佐领也多集中在两人手中。

  其他皇子下来还好说些,就是个闲散小旗主。

  九阿哥一个序齿靠后的妃之子,自身没有什么可叫正红旗王公忌惮的。

  可是他娶了董鄂家嫡支格格做了嫡福晋,就需要避嫌。

  因为正红旗满洲都统、蒙古都统都在董鄂家手中。

  九阿哥下旗,勾连着董鄂家,就可以架空旗主一系。

  像是密谋正红旗,会引起正红旗王公的不满。

  八阿哥插手正蓝旗旗务,明眼人都看在眼中,却没有人阻止。

  因为正蓝旗自打安和亲王薨,已经是一盘散沙。

  现在的安郡王,没有军功,缺少威望,巴不得与八阿哥互为犄角。

  正红旗旗主椿泰也是少年袭爵,可架不住那一脉抱团。

  九阿哥嘟囔道:“原来没觉得什么,现在听到安王府就烦……入旗还早着,以后再说吧……”

  十三阿哥笑着说道:“九哥烦了,就别搭理他们,咱们自己顽儿……”

  他也十三了,对于皇子入旗也知晓的七七八八。

  原本心里也没底呢,今日晓得可能会排在正蓝旗,安心了许多。

  十阿哥看着九阿哥沮丧,岔开话道:“嫂子,今天饭早点吃,稍后我去正红旗营地见齐大人……”

  舒舒笑着点头,起身找小棠吩咐去了。

  九阿哥听着不顺耳,瞥了十阿哥一眼:“行了,行了,得意起来没完了是吧……”

  十阿哥也不与他计较,安慰道:“九哥长处不在这个……”

  九阿哥白了他一眼:“就是爷爱干净,受不得这个暴土扬尘的脏……”

  十阿哥笑笑。

  十三阿哥惊讶道:“九哥不是第三次随扈秋狝?一直没有掌旗行围?”

  “呵!怎么着,不行啊……”

  九阿哥看着十三阿哥,觉得碍眼:“这是能耐成什么样啊?一会儿让哥哥见识见识,十三你有多出息?”

  他不善骑射,可是也不乐意被弟弟小瞧。

  自己赢不了他,自然有人赢得了。

  十三阿哥挠挠头,他真不是故意说这个的,就是觉得意外。

  毕竟每次木兰秋狝短则半月,长则一个月,要大大小小围猎好多场。

  自己才十三,今年第一次随扈过来,都可以掌旗……

  九哥今年都十六了……

  舒舒吩咐完提膳的事情进来,就见几个阿哥成了对峙局面。

  “怎么了?这是……”

  方才还好好的,现下说不好了……

  九阿哥与十三阿哥头碰头的说着什么,都带了严肃。

  十阿哥在旁,却不是中立的位置,而是站着十三阿哥这边的。

  还真是稀奇……

  “快过来……”

  九阿哥见了舒舒,立时多了主心骨似的:“十三要找咱们比射箭呢,咱们俩一伙,他们一伙,得押彩头……”

  舒舒今天看到箭囊,本来就手痒,望向十三阿哥,笑着说道:“好啊,十三弟说说,怎么比?”

  十三阿哥哑然,望向九阿哥,面上带了委屈。

  怎么是自己要比的?

  明明是九哥说要比的!

  舒舒看着十三阿哥反应,哪里还不明白?

  这是九阿哥逗弟弟呢。

  就凭他的三力弓……

  十阿哥笑着说道:“上回还说找机会跟九嫂比比,这不就得了……”

  舒舒说道:“早憋着了,也想要练练……”

  大家差不多的年纪,又是早熟了,说话就随意许多。

  九阿哥看着别扭,道:“老十,可是说好了,带彩头的……”

  十阿哥点头说道:“放心,不会昧下这个……”说着,想了想,道:“我那有个手弩,早先钮钴禄家送进来的,一直没动,这次出来谙达叫人带了,压箱底呢……就用那个做彩头……”

  说罢,他吩咐自己的贴身太监回去取。

  十三阿哥跟着说道:“之前送九嫂的黄雀没了,这回要是输了,等回京就给九嫂淘换一只好的羽禽来……”

  舒舒笑着听了,并不自专,看着九阿哥道:“爷,咱们的彩头呢?”

  九阿哥起身,翻出一盒金箔芝麻丸来,带了得意道:“我们的彩头就是这个,以后要在蒙古卖药……要是你们赢了,就一人安排两人进来给哥哥跑腿,到时候哥哥给你们分红……”

  十三阿哥看了十阿哥一眼,不大敢应。

  这是两个内务府的缺了……

  十三阿哥的外家也是内务府包衣,自然晓得内务府缺的金贵。

  十阿哥却是痛快应道:“九哥豪气,今儿老十得好好表现表现了!”

  十三阿哥这才跟着点头,看着舒舒带了抱歉:“九嫂,那十三就不客气了……回头将缺卖了,给九嫂分一半……”

  一句话,听得大家都笑了。

  九阿哥笑骂道:“卖什么卖?你还跟你外家收银子?”

  十阿哥也说道:“要是跟那边不亲近,就问问嫔母,看外头有没有需要做人情的……”

  十三阿哥摇头,认真道:“人情也不能白做?凭什么呢,白给了去?说不得对方觉得差事不金贵,就不上心了,想着就是皇子阿哥一句话的事……到时候耽搁了九哥的差事,连带着弟弟也跟着没脸……”

  九阿哥与十阿哥听了,都若有所思。

  十阿哥点点头道:“十三说得也有道理,人心就是这么养大的……咱们是好心提挈,说不得对方还会觉得缺不够好,品级不够高……”

  九阿哥想起郭络罗家的人,再想想营造司,也带了懊恼。

  娘娘在宫里,那勾连营造司、经营势力的就是郭络罗家的人。

  那么多的银子……

  主谋还能是谁?

  大头就是他们占了去……

  说说笑笑,时间飞快。

  少一时,小棠与孙金提膳回来。

  没有超出分例外的。

  不过添了一道飞龙汤。

  “这个是皇子们都有的,侍卫营那边猎的,皇上指明赏下来……”

  孙金传话道。

  大家都惦记着射箭,就着飞龙汤泡饭,一人吃了一碗就撂下。

  十阿哥与十三阿哥回去取箭囊去了。

  舒舒与九阿哥也换了衣裳。

  舒舒想了想,翻出了铅袋。

  这场比赛是要输的。

  一个篱笆三个桩,一个好汉三个帮。

  舒舒看出来,九阿哥是故意拿缺做赌注,要卖人情给十阿哥与十三阿哥。

  不是想要拉拢弟弟,而是因为他自己手头真的没人。

  他不想用郭络罗家的人,就只能外头求援。

  五阿哥那边……

  不方便,马上就是下旗,门人都是下五旗的,不好掺和内务府的差事。

  十阿哥与十三阿哥这边,就被他盯上了……

  舒舒看破不说破

  九阿哥亲自帮她系着铅袋,一副好哥哥的模样道:“开头赢赢就行,全当哄孩子,谁叫爷是哥哥呢……”


  (https://www.lewenw.cc/2/2780/711274353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.cc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.cc